202018-11
三读金庸

发布者: 浏览次数:

  2018年5月初,金庸武侠小说全集(不包括《鹿鼎记》)第三次拜读完毕,前后大约半年,与预计的时间差不多。

  自从多年前在火车上无意看到一本残缺不全的《天龙八部》后,笔者就成为金庸先生的崇拜者并暗暗许愿,等退休不忙了,一定要系统拜读金庸先生的武侠全集,没想到,这个心愿没过多久就无法抗拒地实现了。

  2002年,有个书店到报社搞推销,全套15部36册金庸武侠小说才200元,笔者买下计划以后看,可书一上手就欲罢不能,于是在好几个月的时间里,笔者一有空便手不释卷,经常熬夜到凌晨,在被书中各类英雄人物和武林高手弄得“五迷三道”的同时,对金庸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5年后的2007年,在整理书籍的时候又一次无意上手,于是又在好几个月的时间里再次“五迷三道”,再次经常熬夜到凌晨,再次对金庸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2017年底在昆明,闲得无聊,又想起金庸的武侠。2002年买的那套廉价全集是盗版,错字满篇、漏洞百出,早就送给院子里收废品的老头,本想重新买一套,可孩子们说,花那钱干啥,直接上网免费看就是了。所以第三次读金庸,是在电脑上完成的。

  看电子书有弊也有益,弊端在于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益处在于看电脑时基本能保持端坐的姿态,比抱本书横七竖八腰酸背痛强。

  第三次拜读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全集,又一次“五迷三道”,又一次经常熬夜到凌晨,又一次对金庸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笔者以为,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文学时光隧道中,光彩熠熠,粉丝如云,实在是因为小说写得好,吸引人,印象深刻之处有四:

  其一,金庸武侠小说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坚定的侠义立场。人物可以千变万化,故事可以扑朔迷离,但民族大义、侠肝义胆、匡扶正义、邪不压正,是小说的主旋律,这与古今中外的道德伦理高度契合,自然赢得了社会正义力量和广大读者的拥戴,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教诲、感化着普天之下的善良和邪恶之心。

  其二,作者具有天才的武侠故事想象力。既然是武侠小说,功夫比试、拳脚争胜当然是本分,这也正是金庸武侠小说成功的重要原因。近千万字的15部36册小说中,给人以强烈视觉冲击的是:神一般的高人、匪夷所思的功夫、十八般兵器、丰富的想象和虚构,该出手时就出手,打斗得是天昏地暗,惊世骇俗。

  其三,金庸武侠小说具有很高的文学造诣。故事情节错综复杂、引人入胜;千百个人物刻画精细、栩栩如生。一般小说几十个人物就已经够眼花缭乱的了,金庸武侠小说中涉及的人物逾千人,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特点鲜明刻画细腻,哪怕是一个饭馆跑堂的。

  其四,小说在残酷悲壮的武林争斗之中,还穿插着凄美感人的爱情故事(不包括《鹿鼎记》),这一刚一柔,一动一静,一眸一情,不失为匡扶正义武侠事业的锦上添花之笔,令人心生羡慕和赞许。尤其值得肯定的是,金庸笔下的爱情故事至真至纯,没有某些文学作品专靠色情淫秽吸引眼球的污浊。

  金庸武侠小说全集是不朽的武侠文学巨作,其中,《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和《笑傲江湖》等,都是扛鼎之作,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顶礼膜拜。

  但是,金大侠也是人而不是神,近千万字的故事中也有瑕疵,比如《白马啸西风》和《鸳鸯刀》,与前面那些经典相比就大为逊色,详情请参阅附文一:《白马啸西风和鸳鸯刀,真的出自金庸之手吗?》

  如果说《白马啸西风》和《鸳鸯刀》,可能是金大侠“走神”或“笔误”后的遗憾,那么《鹿鼎记》就有点陷武林至尊于“晚节不保”的味道了。前两次拜读金庸武侠全集,都看过《鹿鼎记》,期间还追过同名的电视连续剧,但第三次拜读金庸武侠全集,唯《鹿鼎记》不读。为什么?回答很直接:不喜欢,感觉不舒服。十年前,笔者曾写过一篇读后感,或许可以代表笔者的一些看法,详情请参阅附文二:《鹿鼎记陷武林至尊于“晚节不保”——兼与金庸先生商榷》

  三读金庸前,笔者就想到要写个读书笔记,主要目的还是记录这段经历,否则再过几年不幸老年痴呆,那可啥都记不得了。

  行文至此,有一句底气不足的话,还是要说出来讨个乖巧:几十年来,书评金庸武侠全集的文字何止百万,笔者的拙笔谬言实在不足挂齿。

  有句老话,“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篇拙文,充其量也就是萝卜白菜之一,各位见笑了。

  原计划用小半年的时间,按照出版时间,第三次拜读金庸武侠小说全集,哪知人家金大侠的武侠小说写得好,精彩纷呈,引人入胜,这才半个月时间,15部已经看完9部。

  不过这次稍微留了点心,感觉最近看完的《白马啸西风》(1961 年,约6.7万字)和《鸳鸯刀》(1961年,约3万字)这两部,无论故事情节、人物塑造,还是文字表述,与金庸其他的作品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笔者讶异之余在想,金大侠笔下的武侠小说,那是何等的天马行空、行云流水、风流倜傥,怎地会似《白马啸西风》《鸳鸯刀》这般小气、平庸、不耐看:故事编撰牵强,人物脸谱化,头绪繁多,尤其文字太着急,一件事情还没表述清楚,又着急忙慌牵扯出其他纠结,因此显得文章布局不沉稳,情节过于追求错综复杂,有限的文字又没能力交代清楚。

  要是放在当下,肯定早就有人提出质疑,可这两部小说名列金庸全集的历史已经几十年了,基本盖棺定论。

  作为金大侠的粉丝,笔者还是不甘心。思来想去,斗胆提出个人质疑:《白马啸西风》和《鸳鸯刀》真的出自金庸之手吗?会不会是金大侠为他人捉刀代笔?或许想让亲近之人的文字变成铅字?

  如果这两个中短篇确实出自金大侠之手,恐怕也是事出有因,笔者再次斗胆猜测:比如为了赶时间应付报社或杂志社的差事,草草而就;比如当时心不在焉或心猿意马而才思愚钝、新宝6娱乐测速文字生涩......

  也有人认为,因为篇幅短,所以不及长篇从容、过瘾。对此,笔者不以为然:一位伟大的作者,无论长篇短篇,其写作水平和文字表达能力,不应该有太大差距。

  这篇读后感写出后,笔者又上网看了看,对《白马啸西风》《鸳鸯刀》,粉丝和网友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萝卜白菜,莫衷一是。

  经过若干个晚上的坚持不懈,虽不是一集不拉,但终于还是把张纪中版的50集电视连续剧《鹿鼎记》看了个囫囵。这还要感谢北京四台的一晚三集连播,否则便没有那个时间也没那个耐心。

  需要说明的是,自从多年前在火车上无意看到一本残缺不全的《天龙八部》后,笔者就成为了金庸先生的崇拜者,并于2002年和2007年两次拜读了金庸武侠小说全集。

  两次看书,对《鹿鼎记》都提不起兴趣,是拜读中最走马观花的一本,当时就感觉不好,但没细想,更丝毫没有对金庸先生产生大不敬的“邪念”。

  由于这次电视开播前的广告推销宣传颇具诱惑力,加上对《鹿鼎记》的“陌生”,我非常乐意拜读了《鹿鼎记》的电视版。

  虽然感觉依然不好,但开初还是没有要实话实说的强烈愿望,可从开播到结束,各种专业非专业、褒贬不一的影评如潮,其中批评的言论主要集中在剧中的人物塑造、导演手法、摄制技巧、情节层次以及布景服饰等方面,给人印象是:新版《鹿鼎记》的失败是艺术再创造的失败,而张纪中、黄晓明等人则是失败的主要“罪人”。

  窃以为,新版《鹿鼎记》从艺术创作上看,失败与否,仁、智互见,好恶强加不得,言论霸道不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从文学创作上看,立意暧昧、格调低下、内容荒诞不经、人物乱七八糟、情节生拉硬扯的《鹿鼎记》原著,才是真正的败笔,并陷武林至尊的金庸老先生于“晚节不保”。

  首先,《鹿鼎记》基本算不得武侠小说。金庸先生曾说过:“如果没有特殊意外,这是我最后的一部武侠小说”。但金先生也承认:“《鹿鼎记》已经不太像武侠小说,毋宁说是历史小说”。

  其次,《鹿鼎记》不是金先生新的创造和新的“故意”,而是先生武侠小说创作后期的“粗制滥造”或“自我放纵”。金先生曾表示:“《鹿鼎记》和我以前的武侠小说完全不同,那是故意的。一个作者不应当总是重复自己的风格与形式,要尽可能的尝试一些新的创造。有些读者不满《鹿鼎记》,为了主角韦小宝的品德,与一般的价值观念太过违反。武侠小说的读者习惯于将自己代入书中的英雄,然而韦小宝是不能代入的。在这方面,剥夺了某些读者的若干乐趣,我感到抱歉”。

  笔者认为,读者对立意暧昧、格调低下、内容荒诞不经、人物乱七八糟、情节生拉硬扯的《鹿鼎记》感到诧异、迷惑甚至反感,不是“习惯于将自己代入书中的英雄”,而是由于金先生把自己的一小部分内心世界或“性情中人”的元素代入了原著中,进而代入到读者心中的主观,造就了《鹿鼎记》这个“畸形儿”。其负面效果是:不仅客观上陷一代武侠小说至尊的金老先生于“晚节不保”的尴尬境地,而且还在价值观、道德观等重大原则上,误导或污染了广大读者。

  第三,如果说《鹿鼎记》是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中最大败笔,那么韦小宝这个主要人物就是《鹿鼎记》的最大败笔。金先生说过:“小说的主角不一定是‘好人’。作者写一个人物,用意并不一定是肯定这样的典型。小说中的人物如果十分完美,未免是不真实的。小说反映社会,现实社会中并没有绝对完美的人。小说并不是道德教科书”。与此同时金先生还说道:“读我小说的人有很多是少年少女,那么应当向这些天真的小朋友们提醒一句:韦小宝重视义气,那是好的品德,至于其余的各种行为,千万不要照学”。

  笔者同意金先生“小说的主角不一定是好人”的观点,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小说或一切文学艺术作品自然就是道德教科书,否则,金先生上面的提醒难道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就好比你让少男少女看完A片后,马后炮地提醒说“千万不要照学”一样具有讽刺意味地可笑。

  或许金先生的初衷是要写出一个更人性化、复杂化、多面化的流氓无赖型英雄,但《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却是个不让多数读者喜欢的人物,其身上的毛病恶习是作者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般生生综合创造出来的,别的不说,光“一个男人和七个女人”的故事就荒诞不经,让人(尤其应该是女人们)无法容忍。如果说非要给原著中的韦小宝定个性,那笔者认为韦小宝就是作者杜撰创作出来的一个社会“太监”。连金先生本人都更喜欢《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飞狐外传》、《笑傲江湖》这几部书和书中的英雄,更何况我们这些个凡胎肉身、经常被作者或作品一会代入一会代出的读者了。

  另外,笔者还认为,金先生把自己笔下的韦小宝与许多名著中的主角进行比较是不妥当的,其目的还是为自己武侠小说创作后期的“粗制滥造”或“自我放纵”等败笔寻找借口,韦小宝与哈姆雷特、罗亭、安娜卡列尼娜、李逵、林黛玉以及阿Q等人物不能说完全没有可比性,但硬比就太牵强无聊了。

  可悲在于:《鹿鼎记》客观上让金先生的武侠小说创作生涯“晚节不保”,并误导了后来的艺术再创作;

  可喜则在于:《鹿鼎记》是金先生武侠小说的收山之作而不是开山之作。试想一下,要是那个本姓查的先生上手武侠小说,便整出个《鹿鼎记》并按照那种思维一路写下去,那就根本不会有金大侠的横空出世,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飞雪连天射白鹿(不包括此书),笑书神侠倚碧鸳”等空前绝后的武侠系列奇书了!

  对批评金庸武侠小说的不同看法者,金先生曾说过:“我很喜欢他们的不同意”。

  李国章(网名:巴厘海风、巴厘海风杂货铺),退休前任经济日报高级记者,在经济日报工作22年,曾先后3次共13年常驻印尼。

版权所有:新宝6-新宝6登录|注册有礼